衬衫49😘

专注欧美冷cp,老阿姨,畅游姬圈,扛我双北

没什么好说的,俞袁了解一下,两位老阿姨的实力cp,不好吃来打我,最后一张图证明地位😉

感谢微博提供图的朋友们,爱您😘😘

为什么我萌的cp都这么虐啊😭😭
狗男男我就认了,毕竟还是甜了几季的,编剧自我放弃,这个我认了😨
为啥bg也这样啊😭
我不就萌个cp吗,我容易吗😭😭😭😭

莫名邪教啊

看了24 25,突然发现唐凌跟王大花挺配的😂😂
除了土特产,
我是彻底的入了邪教坑啊😂😂

问各位太太,这都分别是哪些视频里的啊😃

我是邪教教主😂😂

二刷奇异博士,突然出现了一个诡异但是很好的脑洞。。。。

你们说,斯特兰奇和卷福在一起会是怎样的场景😏😏
两个傲娇攻😍😍天啊天啊,这个脑洞我快收不住了,文要出来了😝😝

苏凰苏凰😘话说苏凰中间的那个女的不觉得自己已经成了爱迪生了吗😂😂

想写现代文

想写歌涛的文,没办法,看了金鹰节后已经抑制不了自己体内的洪荒之力了😂😂😂

想先问问,如果用真名的话会不会不太好😂不能用的话我还要统一改名字😂😂

我是一个高三理科狗,这次写的是短篇,周末一有时间就会放上来

【玉阳】过

很久上来了,毕竟准高三狗伤不起(,,•́ . •̀,,)

(念起)我明天放上来,没时间更,明天就一次性的把念起全放上来(๑•̀ω•́๑)

这篇文算是琅琊榜很多年后吧,有些细节没写好,大家请见谅(๑`灬´à¹‘)不多说,放文( • ̀ω•́ )✧

新皇萧景琰等基后的第二年,风调雨顺,五谷丰收,国泰民安,大梁也逐渐恢复到了鼎盛时期。自梅长苏前往北境,平定边疆后,大渝无奈与大梁立下和约,十年内不再让北境染上血色,梅长苏也一站成名,不知情的人还将他与以前的少帅林殊相提并论。然而天妒英才,随前线捷报一同回金陵的,还有梅长苏逝去的消息。可能是老天都觉得不忍,梅长苏死后的这几年竟无人追随他的脚步,今天却例外...

鸣钟二十七下(是二十七下吧...),位于街头诺大的长公主府少了往日的淡雅与空灵,只剩下死一般的寂静。先朝皇帝最疼爱的小妹妹,莅阳长公主谢萧氏甍了。

原侯府世子谢弼带着些许悲伤站在府口,用一种趋于平淡的声音接待各种前来吊唁的人。

“谢弼,我来看看她...”代一个早已先去的人...言侯爷言阙带着言豫津出现在门口。

“言侯请。”谢弼侧了半边身,虚虚弯了下腰,朝豫津点了点头,经过一天的压抑,脸上早已没有过多的表情,在言阙看来,这张脸像极了谢玉。

待两人走入后,谢弼的脸上还是掀起了一丝波澜:是受父亲走前的嘱托吧...想到父亲,谢弼的眼眸黯然了许多,父亲的衣钵他终是没找回来,回来的只是几件衣物...

随着时间的逝去,前来吊唁的人已经在逐渐减少。一个身着黑衣,头戴斗笠的人出现在府口,他抬头看了看府匾,似乎陷入了沉思。

“不知先生为何人?”谢弼自然注意到这个神秘的人,开始他只当这是个普通百姓,在外站过一会儿变会离去,没曾想他立在这不走了。

“...平民萧某,只是仰慕长公主殿下许久,特来吊唁。”平稳的语调带着些许沙哑,流露出赶路留下的疲惫,不过那熟悉的暖暖语调却让谢弼有了一瞬间的恍惚。

“先生能否把斗笠摘下?”谢弼突兀的声音响起,让原本淡然的气氛变得尴尬许多。“是谢弼唐突了,还请萧先生不要介意。”谢弼回过神来,发现话已说出口,连忙调整。

“是萧某考虑不周,因为前些时候遭遇不测,有半张脸被毁坏,若摘下斗笠前去,未免有失于长公主殿下。”谦恭的做辑,让谢弼感觉分外舒适。

“既然是这般,那便如此吧,先前有失于先生,就让谢弼与先生同去吧。”略微弯腰,伸出右手做请的动作,良好的世家家教一览无余。微微点了点头,顺着手的方向处去。

由于莅阳生前嘱咐,如有不测,无需大办丧礼,一切从简,然后葬于黔州。看着原本毫无修饰的厅堂挂满了素布,正中放着一尊棺木,正对面的桌上放着一块牌位'已故莅阳长公主谢萧氏之位'。虽不是第一次看见,谢弼的心还是狠狠地扯了一下,那里面可是自己的母亲啊...

“先生来的可巧,家母明日便要下葬了。”谢弼原可不必说这句话,心中却有股莫名的冲劲促使他说出了口。

“长公主殿下将葬于何处?每到忌日时,萧某也好前去祭拜。”边说边走到棺木旁,控制不住想触碰的念头,手轻轻的抚摸着棺木。

“黔州...”谢弼的脑中浮现出母亲说这句话时决绝的表情和眼中那多年来从未流露过深藏的眷恋。

“...黔州...为何为黔州...”本在轻轻移动的手顿住了,一直平稳的语调第一次出现了些许波动。

“先生不知,家父先前葬于黔州,家母说过:生亦同床,死亦同穴。这只不过是遵循家母的嘱咐罢了。”一到自己的父亲母亲谢弼便不知如何说起,在时如宾客,亲漠疏离;离时如燕尔,日思夜想。

“生亦同床,死亦同穴...莅阳,你这是何苦呢...”凝望着棺木的双眼许多谢弼看不到的深情,喃喃自语道。

“先生之前,认识家母?”谢弼从往事中抽离,将注意力放在眼前这个人身上,看着他不同于常人的举动,疑虑渐渐扩大。

“萧某曾远远观望过长公主殿下的芳容,不曾与之相识。”抑制住自己过头的举动,慢慢地远离棺木。

“时候不早了,萧某该告辞了,今日还是要多谢世子的陪同。”又是一个轻轻的弯腰,表达了自己的谢意。

“先生无需客气,早已封了侯府,无需称为世子了,到是家母劳烦先生挂心了。”谢弼微微回了一礼。

走出公主府,回头看了看整个府邸,目光最后还是停留在府匾上,眼里慢慢的都是柔情。这个地方他虽不能说是十全十的熟,却也是他的第二个家,没错,他就是那个几年前被流放因在黔州被乱石砸中而身亡的宁国侯谢玉。其实他早该在几年前就亡了,只不过与他一同被砸中的几个流放犯压在他身上死了,他只有脸被磨伤。几天后,他被几个在悬崖后那片树林里打猎的猎户发现,然后救了回去。脸虽是被拖了几日化脓了,实在是医不好,但命还在。这几年,他就隐居在山林间,直到几个月前听说远在金陵的先皇的妹妹莅阳长公主得了病,他这才动身前往金陵,想见莅阳最后一面,没想到还是晚了...

“莅阳...你怎么就不能好好过呢...我走了,你应该开心终于得到自由了才对啊...”谢玉找了一家人不多的酒馆,一个人开始自言自语。

“莅阳...你是懂我的感情的对吗...没想到那真的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莅阳...你为何不去南楚呢...”

“莅阳...我是不是真的错了...如果我当初不参与夺嫡,不与梅长苏为敌,我是不是还能和你在一起...”

“莅阳...如果我不与夏江为营,不利用梁帝的疑心,不陷害赤焰,结局会不会就不是这样了...”

“莅阳...你能否在奈何桥前等我些许...”

没有在金陵作过多的停留,谢玉立马动身回了黔州。

莅阳长公主甍,朝野上下皆默一日,金陵一月内不得奏乐饮酒寻欢,现梁帝萧景琰守孝半日,众皇子守孝一日。三月后,黔州传来线报,入葬不过一日的莅阳长公主的牌位前有一死去的男子,据查为前宁国侯,驸马谢玉。朝野上下无不轰动,在轰动的同时也无一不感叹谢玉对莅阳的用情至深,传出了长公主与驸马鹣鲽情深的一段佳话。(实在不知道,这该怎么哀悼,就随便扯了一些有的没的,凑合吧....)



一段梗,有一些细节没写好,见谅(๑•̀ω•́๑)

【玉阳】念起(三)(AU/同人)


好像是有些日子没更了,最近学业紧,有点忙,忘了发上来了(๑′°ï¸¿°à¹‘)



“莅阳...”刘奕君猛的睁开了眼睛,正对上张棪琰看着他的脸。

“刘哥,你还真是敬业啊,刚醒来就入戏了。”身边的工作人员在一旁有些忍俊不禁。

“啊...有些恍惚了,拍到哪了?”刘奕君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一睁眼看到张棪琰就喊莅阳,不过看到其他人脸上都是善意挪揄的微笑,心里也就少了几分尴尬。

“君哥,其他人拍着呢,等你好了我们就去拍。”张棪琰其实并没有被刘奕君的那声莅阳给吓到,她反而是想回一句侯爷的。她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特别喜欢听刘奕君叫自己莅阳,这似乎是一种习惯...

“啊...真不好意思,拖了你的一些时间...”刘奕君从床上起来,有些抱歉,但他的内心却有些窃喜。

“君哥,你还是好好休息吧,不要到时候又晕倒了,我这拖点时间也没什么...”张棪琰可被刘奕君这次的晕倒给吓坏了,她可不敢再让他去拍了。

“那怎么行呢...”

“君哥,休息啊,这事没得商量。”张棪琰直接把他按回床上。

“张老师,下一条到你了。”

“唉,好,来了。君哥,你真的好好休息啊,你要真觉得连累了我,心中过意不去,那就等好了请我吃火锅。”张棪琰起身离开时还不忘嘱咐几声。

看着张棪琰离去的背影,刘奕君的眼神一下变得极其温柔“莅阳...”,可惜,前面的那个身影并没有听到。

       ——————————————————————————

“嘿,你怎么出来了?不是让你好好休息吗?我跟你讲,你现在就只能好好休息,其他的事甭想。”张棪琰刚拍完一条准备休息,就看到场边有一道熟悉的身影。

“莅...棪琰,不是,我只是出来走走,多走动走动,有益于身体健康嘛,我不做其他事,不做...”刘奕君真的只是出来晃晃,至于目的是什么嘛...自从晕倒之后,刘奕君的脑袋里就自动回放出了好多事,好多关于他和莅阳的事,没错,他是谢玉。在他昏迷的时候,他作为旁观者从头到尾看了一遍他与莅阳之间发生的事情,他又一次的感受到了那种痛,痛彻心扉,所以他一醒来看见张棪琰就喊出了莅阳,那一刹那的时候,他的感情真的遮不住了。除去第一天醒来的时候看到了张棪琰,其他他醒着的时间就再也没见过她(当然,她有没有去看他嘛.....),刘奕君就想到片场看看哪曾想这么快就被发现了...

张棪琰看着眼前这个笑的一脸讨好的男子,渐渐把他与另一个芝兰玉树的人重叠在一起,她有些恍惚了。

“怎么啦,看到我高兴傻啦?”刘奕君看着张棪琰愣住的的表情,不觉得有些好笑,便想逗逗她。

“不是...你都还没好完,现在就开始到处乱跑,又晕倒了怎么办?”张棪琰回过神来,想起了自己要说什么,赶快组织了一下自己的语言。

“刘哥,你走慢点啊...别着急啊,我可是瞒着琰姐把你放出来的,刘哥...”不远处传来”经纪人的呼喊声。当他看到刘奕君停下来时,还以为刘奕君累了,正劝他回去,就看到脸色在慢慢变黑的张棪琰正对着他,刚到嘴边的话就被硬生生的憋回去了。

“合着你俩一起唬我呢?我是说你怎么这么快就出来晃悠了,原来是有人帮你啊...”张棪琰有些好笑的看着面前低着头的两个人,像极了被家长批评犯了错的孩子。

“奕君,你好啦,那我们抓紧时间拍吧,在这儿的戏可就剩你俩的了。”导演看到刘奕君在那站着,想着他好了,就叫他们抓紧拍了算了。

“好啊,棪琰,导演,那我就先去准备了,然后我们就开拍。”刘奕君可就盼着有人能提拍戏的事,“终于不用待在那儿休息了”刘奕君整个人都变的轻快了起来。

“导演,可是他...”张棪琰担心刘奕君的身体。

“没事,身体早就好了。”好不容易不用休息了,刘奕君可不能让它跑了。

“那行,你快去准备吧。”

“好。”





原谅我上课开更,更的有限(灬°Ï‰°ç¬)

上次有许多大大都说想看HE,那我先把HE发上来,再看看有没有时间写BE(*^﹏^*)

【玉阳】念起(二)(AU/同人)

毕竟是同人嘛,至于是不是单身,你们自己想啥是啥,反正我不解释(๑•ี_เ•ี๑)梗来的,不要太在意逻辑什么的(๑•̀ω•́๑)


         “好一个芝兰玉树的侯府世子,谢玉,你给我滚!”

         “护不住你的命,尚且还护的住你的名声,若你嫌泉下孤单,等我安顿好孩子们就过来陪你,好不好?”

         “是我错了,你本就是这样的人...”

         刘奕君从床上做起来,揉了揉太阳穴,自从进了剧组和张棪琰开始搭戏后,他的梦就变得越来越真实了,以前听不清的对话,现在变得清晰了起来,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他也有与其他女演员演过感情戏,但却从来没有人出现在他梦中过,除了张棪琰。

          “刘哥,该去组里了。”今天就要开始拍那场夜戏了,看剧本时觉得就要拍好久,刘奕君感觉自己的头要烧起来了,他喝了口水,洗了把脸,然后出门了。

                ————————————————————

           “莅阳,你不要插手,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放心,我是不会伤害景睿的。”

           “咔,下一条准备。奕君,这一条可以啊,一条过啊。棪琰,你的细节处理的也很好啊。”导演和工作人员对这两人的默契和演技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毕竟是老演员嘛,是吧,师伯?”张棪琰自从知道刘奕君与自己的班主任黄磊是一个辈分的之后,就老喜欢喊他师伯。

            “...师侄说的在理。”刘奕君拿这个老爱跟他开玩笑的师侄没办法。说到底也是奇怪,他本来不是个很爱开玩笑的人,可是跟张棪琰待在一起,就总想着开她玩笑。

            “君哥,我觉得吧,接下来这场戏要体现出我很纠结,但你不知道,你以为我豁然了...”张棪琰知道刘奕君演的出来,但她还是想先跟他通通气。

             “嗯...我是很爱你的,但我以为你一直活在过去,所以不知道你的心思,直到最后事情败露,听你亲口说出来。” 刘奕君对谢玉的理解早就超出周围人的了。

              “君哥,我一直想问你,你为什么对谢玉理解的这么透彻啊?”张棪琰想问这个问题很久了。

              “你不也对莅阳研究的很透彻吗?” 刘奕君实在无法回答她这个问题,毕竟不能说是在梦中就先跟她对过戏了。

             “是啊,好像就是从接了这部剧开始,每天晚上做梦都像是对了一遍戏,要不是这样,恐怕我对莅阳的感情还没有这么快就研究透彻呢!”张棪琰对于自己做梦老是梦到戏里的剧情没什么想法,就直接说出来了。

            “你也梦到了?”刘奕君这下是真的懵圈了。

            “什么叫也?难道你也梦到了?” 张棪琰也有些懵圈,她以为只是自己在这个角色身上投入太多感情了,才会在梦中梦到,没想到眼前这个人也梦到了。

            “刘老师,张老师,下一条准备啦。”

            “好,来了。”刘奕君觉得还是先把眼前的这场戏拍好,再想想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看了眼张棪琰,似乎她也是这个意思,于是觉得,拍好戏才是重点。

            接下来拍的这一条是景睿的身世被慢慢揭开,众人的精神状态都很重要,特别是要显示出心理活动的谢玉和莅阳。刘奕君的头却在这时越来越沉,“不过就是早上有些头疼嘛,没事,忍忍。”咬了咬舌头,强迫自己清醒些。“...他是我们南楚晟王宇文霖的儿子!”“砰!”随着语音落下的不是景睿的下跪,而是站在殿门口谢玉的倒下。


             “咔!怎么回事啊?谁倒了?”

             “君哥,君哥,快,急救箱呢?叫医生啊!”

             “琰姐,马上啊,医生马上来了,你别着急...”

         ——————————————————————————
     
              “莅阳... 莅阳... ”

              “君哥?”张棪琰坐在刘奕君旁边,听到他喃喃的自语声,还以为他醒了。“不过仔细看看他的相貌,还真有几分谢玉的芝兰玉树。”趁着刘奕君还没醒,张棪琰倒是有了时间能好好的看一下他。

               “...莅阳!”刘奕君猛的睁开了眼睛,正好对上了看着他的张棪琰。



不要问我为什么停在这,宝宝乐意(๑•̀ω•́๑)

过会可能还会更一次,看看吧。。。

其实已经写完了,就差发上来了,中短篇(๑•̀ㅁ•́ฅ)

问一问大家是想BE还是HE,这可决定着我是亲妈还是后妈呢(๑′°ï¸¿°à¹‘)